Narrenkappe

圣诞*天使们的星耀梦幻祭 /《Jingle Bells》(child birth 1-5话)

圣诞*天使们的星耀梦幻祭 /《Jingle Bells》

作者/日日日  时期/冬


《child birth》第一话

出场人物:紫之创 姬宫桃李 天祥院英智 日日树涉

 

<星夜祭舞台>

英智:……

创:会长~,星夜祭辛苦啦♪

英智:嗯?还以为天使终于来接我了,原来不是天使是创君呀。不过创君一直都是无限接近天使的存在就是了……你是创君吧?

创:?是,我是紫之创呀……?呵呵。会长相当累了吧。需要我准备能鼓舞干劲的茶和点心吗?

英智:嗯~。谢谢,但是,茶点之类还是等到换下服装再说吧?万一把衣服弄脏了,清洗起来可是很费劲的……不过【星夜祭】只开一次,应该也不会再穿这身衣服了吧

创:好可惜。这身服装明明那么可爱。你看你看这里它提上去然后会飘下来诶……♪(注)

英智:嗯。真可爱,继续吧

创:呜诶?呃,轻飘飘~这样摆腰吗?诶嘿嘿。重新被要求做一次的话有点害羞呀。轻飘飘~……♪

英智:嗯。连我提出的为难人的要求都尽力加油去做的创君我很喜欢哦。真棒,你真是个好孩子……♪

创:谢谢您~!要是圣诞老人不来的话可就麻烦了,所以我比平时更要当个好孩子~♪

涉:Amazing!太过分了英智,竟然除我以外又在外面有了新的玩具……!?

英智:我从没把你当做玩具呀,涉。无论何时,你都是我永远的偶像啊。先不说这些,怎么了涉,你刚刚离开了一会吧?跑去跟同样在【星夜祭】有出演的深海君什么的叙旧啦?

涉:呵呵呵。奏汰怕冷,就一直在火炉面前一动不动的,不管我给他表演什么都一点反应没有,哎真不甘心。不说这个了,其实我离开这一会是去准备要送给英智你的礼物了。这件礼物拼命抵抗才害我费了那么多功夫

英智:『礼物拼命抵抗了』这种可疑的说辞已经告诉我后文大概是怎么回事了。最近直觉变钝了?不在状态的的感觉呢……涉?

涉:嗯~,非常不好意思!最近没什么精力去琢磨技艺嘛♪

英智:你这种说法让人读到一种『都怪某人』的讽刺呢。『fine』的活动进入正轨之后占用了你个人钻研的时间真是抱歉啊

涉:不不不?全都是我自甘堕落所致,毕竟要是我真想那么做,就算是一边刷牙也能一边钻研技艺的!忙什么的都是借口,其实真的只是我在偷懒而已哦?

英智:哎的确要是你一个人进步太快变得太优秀的话『fine』内部的平衡就岌岌可危了……你是担心着这个,才故意踩刹车的吧?对不起。我们没跟上你的速度,绊住你的手脚了

涉:你这样是想太多,或者说想得太消极咯?毕竟今年冬天实在是太冷了~,我不也有点扛不住了嘛?有好消息要带给这样的你!我可是准备了让英智你只是看到就会露出笑容的超厉害礼物哦~!快,请看请看♪

英智:呵呵。离圣诞节还有一段时间哦,涉?我来看看……。哎呀,好大一个箱子啊。连尸体都能折叠好藏里面呢

涉:很遗憾猜错了!不是尸体而是活人哦~☆

桃李:……呜哇!?喂,长毛~!能不能不要那么随便就诱拐我!?你当我是谁啊每次每次都把我姬宫桃李塞进箱子里胆子不小嘛!

创:啊,桃李君……♪

桃李:哇,创!kya~☆(跳起来跟创击掌)【星夜祭】我有在看哦!很努力嘛!在净是豪强『组合』的成员里面也超级显眼!闪闪发光的很美~☆

创:谢谢!确实有好好努力了~!仁哥说以前曾今参加过圣歌队,还给我们做了特训♪ 总而言之是到最后都无事故地结束了,终于安心了。诶嘿嘿,这真是圣诞节的奇迹……♪

英智:嗯,原来礼物盒子里装着的是桃李。从让我光是看到就会露出笑容的这个提示来推测的话我也想过里面装着的是敬人,他被你整的样子那么滑稽,实在很好笑……♪

涉:啊,你说的这点一想到就让人非常愉快!真正圣诞节那天就送他给你了,敬请期待……☆

 

 

注:原文是「フリフリひらひら」,日文拟声拟态词反人类,本语死早准备了两个版本,一个字面意思直译,一个接地气说人话,最后在白老师的建议下选择了说人话版本。

 

 

 

《child birth》第二话

出场人物:紫之创 姬宫桃李 天祥院英智 日日树涉

 

<星夜祭舞台>

英智:话说回来,桃李你怎么在这里?

桃李:诶?我不能在这里吗……?的确我没有出演【星夜祭】所以要是被说相关人员以外都出去的话我也只能点头了?

英智:不,并没有不可以。看到你很开心,可爱的桃李。开心到总是想把你揣进兜里随身携带。只不过普通地觉得疑惑。没记错的话,今天早上你的父母回国了吧?你的父母和我家也是熟识,所以我有所听闻。你的话,一定会欢欣雀跃地去机场迎接你的父母吧……照理说,现在这时候应该和家人悠悠闲闲地围坐在餐桌边上了。正因如此,这次的【星夜祭】才没有让你和弓弦参加演出。你那么爱你的父母,我也不想占用你们亲子独处的时间。弓弦大概也是看到桃李你幸福的样子比什么都喜欢吧,单让他来参加【星夜祭】也怪可怜的

桃李:诶嘿嘿……。其实呢,爸爸妈妈的工作延长了所以还不能回国的样子。没办法~十二月是一年最忙的时期嘛……毕竟是年末。之前就有听说可能会回不来。……但果然还是相当扫兴。所以我取消了原先的安排,有时间了就来给【星夜祭】应援。会长和创,还有长毛也有出演嘛。当然我也让弓弦陪我一起来了,但他路上怎么的好像被『流星队』的高峰缠住,被拉去给他们的工作帮忙了……我没理他们,就一个人来这里了。本来我也说要不要去帮忙来着,但本身我的目的地是这里,弓弦也说『少爷一个人也请先去星夜祭那边吧』

创:啊……。说起来,最近翠君在教室都尽是讲一些跟伏见前辈有关的话题。这个组合稍微让我有点意外呢,他们是怎么熟络起来的呢?

桃李:谁知道呢?弓弦不也对此挺不明所以的吗。怎么回事,真的不知不觉什么时候就变得关系那么好了……生气

英智:呵呵。桃李,弓弦被抢走了吃醋呢?

桃李:才不是呢!只不过是爸爸妈妈又没回来,连弓弦都不在我身边呆着了就感觉很讨厌……?诶嘿嘿。所以……感觉可孤单了,现在见到大家一起说说话挺开心的。感觉好像安心了~♪ 【星夜祭】本身也做得很好!怎么说呢,大家都好庄严!那样漂亮的舞台,要是我也能出演的话就好了?

创:呵呵。桃李君的话很合适呀,跟可爱的服装再合适不过了

桃李:哼哼。多多夸奖我吧。创总喜欢把我抬举得老高了,我喜欢~♪

创:并不是抬举,只是普通地憧憬着你而已哦~?对我来说,桃李君就是『可爱』的典范……是我的老师♪

桃李:哇啊!会长,快看快看,我收了个可爱的弟子~♪

英智:嗯。真不错,就这样向着能成为谁的模范那样努力吧。……咳咳

涉:英智!?你还好吗,脸色不是很好的样子啊……?

英智:不,没关系……。毕竟演出刚结束,也确实相当累了。本来我冬天身体就容易垮。去年的圣诞节也因为住院,一个人孤独地在病房里度过。所以说,为了今年不也变成那样我得好好注意。今年的圣诞节还有全校动员的大型活动,【星耀梦幻祭】。呵呵。虽然还想多跟大家愉快地闲谈,但我还是赶紧回家躺在床上好好休息比较好……也帮我跟其他【星夜祭】的演出人员转达吧

涉:呼……。英智自己都这么说的话,那一定很严重吧。真的不要紧吗?方便的话,不如我来送你回家吧?

英智:不用了。我最不想变成那样了,变成一个要依赖着你、给你添麻烦的不像样的男人。尤其是在可爱的桃李眼前。我没关系的。为了不消耗体力,我最近都是乘车上下学。叫司机过来接我就可以了,不劳烦你们

桃李:会长……。更加依靠我们也可以哦?这么说似乎有点自大,但我们是一个组合的同伴吧?会长总是那么温柔又热心……。偶尔像是独自一人在奋战一样,又孤独又可怕。明明哪怕只有一点点,我也想支撑会长的,却一味地被会长保护着、照顾着,一点报答都做不到也太牙痒痒了。我并不是自己连觅食都不会的雏鸟哦……?

涉:就是这样,英智。小孩子总是能说出真理……『能够独自行走』并不意味着『必须一个人走下去』不是吗?

英智:……

 

 

 

《child birth》第三话

出场人物:天祥院英智 青叶纺

 

<正门前>

英智:(……被大家说教了啊。不,是让他们担心了。我状态那么差,一个组合的同伴会担心我也是当然的。而这让我很开心这点,连我自己都很意外。以前,被人担心的话总会觉得非常焦躁,会让他们别把我当病人对待。我有地位。被人称作『皇帝』、摆着架子、作为梦之咲学院的顶尖偶像称霸着。令人畏惧、提醒吊胆、谁都不敢擅做批判。我必须好好珍惜挂念着这样的我、连平常琐事也讲给我听的同伴。至少,不能装作没看到他们的这份爱。为了不再犯下过错、不再失去任何人。我也稍稍变强了。是不是已经能背负得起一些自己的命以外的东西了呢。是不是已经不再需要像那时一样、不断割舍着无论什么活下去了呢)

英智:(……)

纺:诶?喂~~,英智君♪ 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呀?你不是参加【星夜祭】了吗?我还以为你在跟大家开开心心地庆功呢~?怎么了吗,孤零零地呆在这里?

英智:……是你呀,纺。你很普通地就来搭话了呢

纺:诶,不可以吗!?

英智:……倒没有说不可以。顺便一提我是在这里等接我的车。身体有点不舒服……【星夜祭】的庆功会参加不了,一个人急忙回家

纺:这样啊……。英智君冬天身体总是不好的样子。多多保重。不,请一定长命百岁

英智:嗯。比起这个,你才是在这里干什么呢?既没有出演【星夜祭】,今天也是休息日吧?我以为没什么事需要来学校

纺:嘿嘿。我当然是来给出演【星夜祭】的英智君应援的呀♪

英智:……这样吗。谢、谢谢你。我真的很开心,纺

纺:啊也不是,刚才说得有点过了。的确【星夜祭】我有稍微去观战几眼,不过本来的目的是去给夏目君的实验搭把手啦

英智:实验?学校里面别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哦……?

纺:但是必须做实验呀。我们『Switch』蛮常在舞台上使用化学药品的关系,像这样白雪冰封的天气说不定药品的性质会有什么变化,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不在实际演出的舞台上发生事故,就想先做实验再使用。将它们暴露在低温下,观察化学物质的变化什么的。呵呵。『Switch』的大家聚在一起一直干瞪着试管。然后因为得到了一种方便的催化剂,我们还想出了好几个新点子~

英智:『Switch』真是奇怪的偶像啊……。谁都学不来的个性演出这一点倒的确是你们的强项。我想你的话,正经地走正统派偶像路线也能有所成就吧。不必勉强迁就逆先君的神秘主义也可以呀?

纺:啊哈哈。的确尽是奇葩事和连续不断的惊吓。但是年轻人嘛就是那个样子,夏目君和宙君想做的事我也想让他们就去做。虽然我也更习惯正面进攻,但这样也有这样的乐趣

英智:是吗。……对不起,希望你忘记我刚才说的话。我是没有对你做的事指指点点权利的

纺:啊哈哈。的确很衰弱呢~,英智君。总觉得你时不时讲一些很消极的话,是想从身边的人那里得到『没关系哦』之类的鼓励呢

英智:这样吗。我自己都没注意到……我没有那么爱撒娇吧?

纺:朝我撒娇的话倒是完全可以哦~。不如说总是一个人撑着的话总会撑不住的,偶尔还是请去依靠谁吧。……没关系哦,英智君。冬季的寒冷时代已经过去,接下来前方只有幸福的事情。我如此相信。信者得救,圣诞老人会把礼物送到做梦的孩子那里去的

英智:呵呵。你虽然基本上是个无聊的平凡人,但时不时会说一些很有道理的话嘛……。所以我以前很喜欢你呀,纺

纺:诶,『以前喜欢』这样的过去式啊?……哦,接你的车来了~。那我先失陪了,英智君

英智:嗯。谢谢你,纺。一边说着话,不知不觉体温也上升了,托你的福身体才没有变冷。如今的你也一如既往地、为了不让谁一个人撑不住而若无其事地接近、陪伴他们身边。从以前我就非常敬佩你的这一点。如果可以,我也想变成你那样呀




《child birth》第四话

出场人物:姬宫桃李 伏见弓弦

 

<桃李家的客厅(冬)>

弓弦:我回来了

桃李:……

弓弦:回来得这么晚万分抱歉,少爷。高峰大人不大肯放我走……结果就很惨地从头给他们的工作帮忙帮到尾。呵呵。我这个人看起来不太好接近,也没几个后辈会跟我比较亲近的,所以倒也觉得挺开心。至于到底哪点被喜欢了连我也十分困惑

桃李:……

弓弦:少爷?看您没反应,是睡着了吗?不好好去床上休息的话会感冒的哦?

桃李:弓弦。……到这边来

弓弦:好的?那么……有什么事吗,少爷?呵呵。还是说您要给我一个欢迎回家的拥抱呢?总是这么爱撒娇呢,我一直在室外的关系身体冷冰冰的哦……♪ 可不能让少爷贵体冷着了,我先做几个下蹲让自己的体温回升一下吧♪

桃李:别说蠢话了,赶紧过来。是不是跟『流星队』的那群笨蛋一直待在一起害你智商下降了啊?

弓弦:呵呵。我的智商就算是减半,也比少爷来的要聪明的♪

桃李:嚯~嚯~,惹你的主人太生气的话你是会被解雇的知道吗仆人。……算了吧,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找如此聪明的你取点经如何。弓弦,我……现在正在做【星耀祭】的企划。这是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有好多地方不懂,你能帮下我吗?

弓弦:诶?做企划?这是怎么回事,少爷?啊……。在您告诉我详细情况之前,我先去准备饮料吧。光是在暖炉边取暖可不行,得让身体里面也变得暖暖的

桃李:嗯。交给你看着办吧~,大晚上了喝茶的话可能会睡不着

弓弦:那就热可可吧。您很喜欢的吧,少爷。呼呼呼~♪ 啊,可可用完了……热牛奶可以吗?

桃李:都行啦……。你说不上来的心情很好啊,弓弦。总觉得好生气~,跟『流星队』的那些人待一起就那么开心吗?

弓弦:也有这个原因。这不马上到大扫除的时节了吗,我就买了许许多多新的扫除用具。每一年的这段时间都有丰富的新商品上架所以我很开心…… 请看啊少爷,这款商品弥漫着“创意的胜利”的感觉,妙极了♪

桃李:……行吧。你好歹也是个高中男生,买点玩具啊游戏之类的如何?漫画也挺有趣的呀,我们学生会的猴子最近时不时会让我看。“同龄人会喜欢这样的啊~”,也能学到这种知识

弓弦:嚯嚯。衣更大人给少爷您看了怎样的漫画呢?要是是那种出现很多血和女性肌肤的东西的话,衣更大人就没办法迎来新年了

桃李:你好吓人。没关系啦都是些普通的……全是骗小孩的玩意。猴子说的是『新手先从这里开始~♪』

弓弦:少爷。对方姑且也是您的学长,不可以称呼他为猴子。况且与他共事中您也一直承蒙照顾,请心怀敬意地称呼『衣更学长』

桃李:诶~?可是他本人也不喜欢玩客套,还说就用外号叫他也行诶?

弓弦:这是礼仪的问题,少爷。……请用,热牛奶♪

桃李:谢谢。烫着舌头就糟了,你帮我吹吹凉吧

弓弦:好好,呼呼……♪啊……。像这样的时刻,我会感到很幸福

桃李:这样吗,那很好啊……。认真地讲,看到最近的你一种很满足的感觉我也很安心。你的变化真不小啊~,以前明明是一副杀人的眼神。现在呢,就单纯哪来的主妇。

弓弦:少爷?要是您希望如此的话,我变回杀人犯也可以哦?先打住。话题完全偏掉了——少爷实在想【星耀祭】用的企划吗?

桃李:嗯。『fine』不是打算不太插手【星耀祭】这样的吗

弓弦:是的。【星耀祭】是以给即将面对年末的『SS』的『Trickstar』的送别会为主旨举办的,说穿了,其他的『组合』都是陪衬。倒是也有会长大人在这个时期身体状况不稳这回事……就不去逞能,【星耀祭】我们随便处理一下,积蓄能量就好。前几天为了确定今后『fine』的行程而开的讨论会上,得出了这样的结论。那时候,少爷也没提出异议吧?为什么事到如今改变想法了?

桃李:嗯~……。这个嘛,有各种各样的理由

弓弦:那么,就让我一一洗耳恭听吧




childbirth》第五话

出场人物:姬宫桃李 伏见弓弦

 

<桃李家的客厅(冬)>

桃李:是这样的。首先,爸爸和妈妈似乎要等年过了才能回来这是一个理由。这也没办法啦,我也不是小孩子了也能理解。本来我一心打算要跟爸爸妈妈一起阖家团圆的,就把这段时间的安排全都空出来了。可如果爸爸妈妈回不来了的话,我不就到过年都很闲了吗?我感觉除此之外我还可以做一件大事。这种程度的余力我还是有啦。然后呢,这个时期刚好有【星耀祭】。『SS』因为是梦之咲学院主办的关系,那段时间还得做学生会的工作,说不定会变得很忙……在那之前,现在不就刚刚好地有点闲吗?

弓弦:嗯……。我大致看了一下手账确认了一下行程,的确如您所说。『fine』的活动行程,是考虑到哪怕会长大人的身体状况突然恶化以至于住院等等也能顺利应对,而留有一定余地来制定的

桃李:嗯。这么说并不是想要会长逞强啦……他的身体真的很弱,至少年末年初这段时间想让他悠闲度过。可我们不是很有活力吗。不如说,正是会长不太能参加活动的现在,才是其他成员应该两倍三倍地努力、以显示『fine』存在于此的时机吗?会长找到了当时什么都不懂的、只是一心喜欢偶像的我……培养我,让我得以站在梦之咲学院的顶点。我想报答这份恩情,弓弦。哎,虽然这顶点的宝座被可恶的『trickstar』给夺走了……正因如此,我才想向世人显示我们『fine』才是真正的第一。『SS』的代表权的话,就给赢了代表决定赛『DDD』的『trickstar』他们也行吧?“真正最强的可是我们”,得这样宣告才行!不这样的话,这世上的人都要弄错了。就因为我们不参加『SS』而已……。这一点,我无论如何都难以忍受

弓弦:嗯。虽然还看不清您这到底是有上进心呢还是想耍威风……总之您的心情我理解,一直甘于当陪衬也的确不好。作为姬宫家的下任家主,是不能染上败犬的习性

桃李:嗯。会长从『DDD』以来就一直……总选一些跟『trickstar』错开的工作,进入了辅助状态的关系,我也不太好说出口。我一直都很不甘心……。我想证明我们才是更厉害、更卓越、更胜一筹的存在。『DDD』那会,因为我的实力不足绊住大家手脚,给会长添了负担,变成消耗战,结果撑不住才输掉了。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也是有所成长的。那样的屈辱,我不会再尝第二次……『SS』虽然让给『trickstar』的,其他的可不会全部拱手相让。我想在『SS』之外规模最大的『S1』、【星耀祭】舞台上,让大家知道我们的实力!这样的话,大家也不会再瞧不起我们了!

弓弦:虽说我觉得到没有人看不起我们……。您的心情我明白了,少爷。为了『fine』能在【星耀祭】上活跃,您才在这里思考企划吧?

桃李:嗯。但是好难哦~,想想看这是,做企划这种事我至今都没干过嘛。一直都是……听从会长的指示、为了不被丢下哭兮兮地拼命地跟上,仅仅这样就已经是极限了,也没想过要自己主动做什么。今天,看到在【星夜祭】上努力的创我就想,这样是不行的……。那个孩子刚入学的时候真的是让他做什么都笨手笨脚的,和A班一起上课的时候时不时会看得到,他唱歌还算行,可是一旦遇到变化过的旋律就无法应对,也没办法一边跳一边唱,说到底根本不怎么会跳舞,也总是摔倒。但是今天,他真正的是一个偶像。虽说『Ra*bits』里尽是些新手,行动方针之类也都是大家一点一点商量着决定的——所以才都失败了。但是,克服这些失败,他们拼命地努力成长了。以前什么都做不到的创,在会长的旁边,对等地……同样地发着光。我看着这一幕,不甘心极了……。而我至今为止都在做什么呀,真丢脸。只是乖乖地听会长的话、被表扬“真是个好孩子”罢了。被娇惯、当做小孩子对待。但是现在,会长需要的是与他对等的同伴。在他状态不佳的时候,能替他弥补上来的强大又自立的同伴。我想成为那样的人。虽然我也说不清楚。所以说,虽然还什么都不清楚……可是我想向创,还有可恶的『trickstar』学习,我也想有所成长。首先,就从思考【星耀祭】的企划开始。尽管已经快没时间了、说不定会赶不上……但我也要拼尽全力绞尽脑汁。哪怕只能为『fine』做一点点贡献,我也要做给你们看。这些事情我都要一件件学会,成为英智大人那样的偶像。我并不是仅仅因为粉着英智大人才去见他的。我回想起了这点……。我是,想在英智大人的身边唱歌,想成为他的同伴,不……我想成为和他『同样』的存在,为了这个,才不顾爸爸妈妈的反对,进入了梦之咲学院的。连你,连弓弦也得来陪着我……。然而我却依然没有实现那时候的梦想。虽说英智大人对我微笑、我能很荣幸地被他爱着就已经很幸福了,可现在的我,跟只是被爱着、什么都无法回报的小孩子没有任何区别。

评论(2)
热度(146)
©Narrenkapp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