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renkappe

圣诞*天使们的星耀梦幻祭 /《Jingle Bells》(baby talk 1-4话)

圣诞*天使们的星耀梦幻祭 /《Jingle Bells》

作者/日日日  时期/冬


- Jingle Bells -

序 

child birth(全5话) ←更新了之前没有的第4话、第5话

baby talk(全6话) ←目前到这一部第5话

surprise party(全6话)

尾声


目前或缓慢或鸡血地更新中m(_ _)m




babytalk》第一话

出场人物:高峰翠 姬宫桃李 伏见弓弦

 

<正门前>

(第二天放学后)

弓弦:呼呼呼……♪ 这一捧是为了少爷~,这一捧是为了姬宫一族~♪ 呼~呼……♪

弓弦:(……呼。扫雪也实在是累人。虽说也能体会到扫除时候的快乐,可今年这雪比去年更厉害,积起好多了。等下会联系专业扫雪的,铲雪车也会开进来……在那之前,作为准备要先把雪扫到铲雪车能够同行的程度才行。铲雪也被认作是『校内兼职』的一种所赚的钱也能成为新一年起『fine』正式活动资金。哎……。人在『fine』的话倒是也根本不必为金钱烦恼。在原有基础上又多一笔资金也不是坏事吧。我也得效仿少爷、为『组合』做些贡献才行。昨天晚上跟少爷一起弄到很晚才想出来的企划,如果通过的话,就会产生新服装的费用之类本来没有预算的花费了吧。就算是这一点资金,如果能由我来调度的话也非常荣幸。不……只要是为了实现少爷的心愿,能成为些许的助力也我也非常满足。)

弓弦:呼呼呼……♪ 这一捧是为了『fine』~,这一捧是为了梦之咲学院~♪

翠:大画家~……☆ 伏见大画家!很高兴见到你!你在扫雪呢,辛苦了~……♪

弓弦:哎呀,高峰大人。您好。……为什么您要称呼我『画家』呢?

翠:因为你就是画家呀!真是的,尽说些『我并不是能被称作画家程度的人』之类的谦虚话!真是酷极了,就感觉不愧是艺术家……☆

弓弦:呃,我怎么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成为了艺术家……?话说回来,高峰大人,您穿着和之前同样的圣诞老人衣装呢。还要再繁华街举行演唱会吗?

翠:嗯,差不多就是那样……。【イブイブライブ(注)】那会是在繁华街办的,那场似乎意外得到了很多好评……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是要在商店街办同样的演唱会……。呜呜……。商店街那带是我老家,超羞耻的……。尽是些认识的脸……。所以,现在我就已经要郁闷死了……。伏见大画家,就当时帮助我,请给一个新作吧……♪

弓弦:哈……。那个,我记得高峰大人是喜欢可爱的东西吧?那么,就送您一直小小的雪兔子吧♪ 捏捏……。好,用叶子做耳朵、红色的果实做眼睛。请~,仿佛在说着『工作加油哦,翠君』一样哦♪

翠:哇,好可爱!虽然可以的话我还是比较想要插图,但是这个也好可爱……♪ 谢谢你,大画家!我有干劲了!大画家你也加油扫雪,给你鼓劲……♪ ……哎呀。『流星队』的大家在叫我了,我走了哦

弓弦:好的。雪天地滑,请注意脚下。高峰大人也加油工作

翠:好!大家~,你们看你们看!大画家给我了一只兔子……♪

弓弦:(呵呵。一只雪兔子而已,也太开心了吧……明明体格如此高大,这方面倒是和像跟少爷同龄的小朋友呢)

桃李:嘿~~~,弓弦!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作为班长有点工作要做,花了点时间!……你怎么一个人在那笑眯眯的呀?好~恶!

弓弦:没什么。因为刚刚在跟可爱的生物交流,脸上就有笑意了。

桃李:?出现松鼠什么的了吗? 比起这个,要是雪扫完了的话我们就去学生会室提交企划吧。会长最近除了重要的事以外都会早早地回家,咱们得赶快

弓弦:好的。是这样安排好的呢。可是非常抱歉,这雪一时半会怕是扫不完了。昨天晚上也下雪了的关系,比我想象的要积得多多了

桃李:啊……。那行吧,我自己去。你很讨厌对工作半途而废吧?

 

 

注:イブイブライブ:出自【雪花*流星のストリートライブ】的故事;非常惭愧我复刻还没有开到那里所以没有读(跪),如果国服已经做了这期的话期望好心朋友告诉我一下这个词的官方中译m(_ _)m

 

 

 

babytalk》第二话

出场人物:姬宫桃李 伏见弓弦 天祥院英智

 

<正门前>

弓弦:嗯……。您一个人没问题吗,少爷?

桃李:嗯……。弓弦你在旁边的话,自己肯定交由你去说明了。我要自己努力,毕竟是我最先说想要提交企划的。总是让弓弦你一直背着我抱着我是不行的

弓弦:我倒是毫不介意。不过正如您所说,我确实很容易从旁边插嘴就是了……总而言之,请您先自己一个人努力一下吧。等扫完雪,我也会去支援您的

桃李:嗯。拜拜,等下见

弓弦:好的。……啊,少爷您也要一只雪兔子吗?捏了一只之后就有点停不下来,立刻就变成了兔子大家庭♪

桃李:别做些多余的事,好好工作啊奴隶。拿着进室内的话雪兔子会被暖气融化吧,就放在这里如何?

弓弦:哎。我觉得这个做得挺好的,还想着要献给少爷

桃李:你意外地还真是喜欢这些东西啊~,我家的庭院里也有你做的超大雪人吧?那玩意天色一暗看起来就像虫蛹似的,可把妹妹吓坏了诶~?

弓弦:哎呀,您不喜欢吗?果然还是很日本风地把两个雪球叠起来做成『圆滚滚雪人』比较好吗……?

桃李:怎样都好啦~。真是的,搞得你很幸福的样子……我可是又紧张又不安,早上开始都吃不下饭了。这样也好啦。弓弦也是偶像,也应该总是带着笑脸

 

<学生会室>

桃李:打、打扰了~!

英智:……哎呀、呀?

桃李:哇,对不起!会长这是刚好要出门?

英智:不必道歉,桃李总是很有活力呢……。也不是出门,只是今天也没有什么需要急着处理的事情,这就打算回家了。跟昨天晚上一样,今天也是大雪呢……。中午之前冬将军似乎歇了一阵,可这之后看起来就是猛烈的风雪了。交通机关也有有瘫痪的可能,所以通知说请尽可能早回家。中午不是有这样的播报吗,你没听吗?

桃李:啊……。唔~,我沉浸在各种思考中,可能没听到吧

英智:这样吗。当/政之人,必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过你的话,目前这方面不做那么彻底我觉得也可以

桃李:……会长

英智:嗯?怎么了,你也早回家比较好哦。今天学生会事务也休息,连敬人都说要把紧急的事项带回家里做了

桃李:那个!会长,我是来提交企划的……或者怎么说呢?有一点话想跟您讲!可是如果您今天已经要回家了的话那就明天也可以吧!?

英智:来来……。冷静下来桃李。深呼吸、深呼吸♪ 你有话想跟我说吧。没关系哦,我来听吧……大概暂时也还不会下雪。我去泡茶。我记得桃李是喜欢比较甜的吧?

桃李:啊、会长是地位最高的人了不必做沏茶之类的事吧……?

英智:呵呵。就让我做吧,我最喜欢摆弄茶了。……那么。请你在那里坐下,桃李。等水开的时间里,先简单地讲一下吧

桃李:唔,嗯。……诶嘿嘿,感觉很久没跟会长两人独处过了

英智:是呀……。尽管值得庆幸,毕竟我身边总是很热闹吧

桃李:嗯。这真的应该感激。比起没人的大房子要好多了~,多亏了这才让我每天上学都心怀期待。这个先不说。那个会长,您可以先看看这个吗?我想好了【星耀祭】的企划。但是没有口头能说清楚的自信,所以做了企划书……希望您先通看一遍

英智:……嗯。你提出企划好少见啊,应该说是头一次吧?

桃李:是、是不是不太行啊……。我也有觉得是不是太出风头了

英智:才没这回事哦。『组合』制度下权限都集中到队长身上,害我都快忘了,原则上来讲所有的偶像都是平等的哦。想些有趣的事,践行了就是胜利。不,我认为这是正义。只是因为系统上来说,队长主导来做企划的效率比较高,这才成为了主流而已。全员都不停思考、为了作为更优秀的偶像而较劲脑汁思考如何活动,才是理想的状态。只晓得逆来顺受的存在,是不配叫偶像的

桃李:……

英智:谁都不是巨大怪物的尾巴,就算渺小且生命短暂,也都应该拥有自己的头脑。如果是那样,就算步子很慢……也能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不是被不讲理的命运抓着脖子、被拽着前行,而是向着我们每一个人各自希望的未来前进

 

 

 

babytalk》第三话

出场人物:伏见弓弦 日日树涉

 

<学生会室>

(一小时后)

弓弦:打扰了

弓弦:少爷,进展如何了?企划有顺利通过吗?赶过来得太晚了,非常抱歉。扫雪这事本身是提早结束了,或者说中止了,这才空出手来。呵呵。我都忘记了接下来有暴风雪,就算好容易把雪扫好,也都会变成白扫一场,所以今天就先停下了。然后想到少爷想一个人努力一下……照顾到这点,我便去给在商店街做着工作的高峰大人帮了会忙、消磨了一阵时间。况且实际上,少爷也不是幼儿了……。换衣服也好其他也好,都不能再依靠我来做了。虽说有点寂寞,我也想看到少爷的成长,所以按捺着这份心情,故意隔了点时间才赶来

涉:管家先生管家先生,不好意思打断您这长篇大论的辩解……。不过非常遗憾的是,公主殿下并不在学生会室哦?

弓弦:哎呀,日日树大人。明明我们彼此都不是学生会的成员,却能在这个房间遇到呢。……您看起来怎么如此『萎靡不振』,发生什么了吗?

涉:呵呵呵。就算表面装得无懈可击,也会被管家先生看穿呢

弓弦:因为我是做这份工作的呀。就算不刻意去揣度,也能从细节的变化中观察得出结论才是一流的管家。不过,日日树大人倒也不是我的主人就是了,但好歹也是同『组合』的前辈,我便稍微留了点心

涉:非常感谢!哎真是的你听我说啊管家先生!如您所推测的那样我现在非常消沉,因为刚刚我都快被北斗君骂死了……!

弓弦:您到底做什么了,日日树大人?

涉:哎呀哎呀?为什么一副被骂就一定是我的错的口吻啊?

弓弦:只是参考了一下过去发生的类似案例。毕竟冰鹰大人并不是那种无缘无故就会破口大骂的人。而您呢,则是位平时就无缘无故让人操心的主……。就因为碍眼而被骂也不无可能

涉:过分!我都这么难过了请安慰我一下呀~!这样衰弱的我可是很少见的!哭哭。后辈们都对我那么严厉好痛苦~,好羡慕总是被年轻人仰慕着的五奇人其他几位哦

弓弦:您要是想被喜欢的话,就请拿出相应的举动来。……说真的到底发生什么了,可以的话您的抱怨我还是愿意听的?

涉:哼哼,是这样的……。最近『fine』的活动比较少我挺闲的,就去调戏北斗君了(注1)

弓弦:目前来说我已经没办法同情日日树大人您了

涉:啊,我不单单是去『骚扰』他了哦?请不要误解!我也是能区分可以胡闹和不可以胡闹的时机的呀!总之,前几天,从杏子小姐(注2)住院以来……『Trickstar』就有些内部齿轮无法很好地咬合的感觉吧?总有一种奇怪的不顺的感觉,对吧?

弓弦:是的。不顾一切埋头苦干这点本来是那几位的长处,可最近有点太规规矩矩的感觉。就像是,火焰熄灭了一样。

涉:正是如此。或许是顾虑到大病初愈的杏子小姐,才打算不那么拼命的。可是,这似乎对杏子小姐来说也并非本意……『SS』已经摆在眼前,现在正是需要他们不顾一切向前冲刺的时候。这么想着我就去给北斗君提建议去了!对于北斗君而言我就像是长腿叔叔一样的存在嘛……☆『无论舞台上到底谁会死去,都不要让观众猜到,而是全心全意地演绎直到最后,这才是演员』这样做了一个演说!结果却被勃然大怒的北斗君生气地说『别说些什么死不死的不吉利的话!』!我并没有说什么不对的事吧?为什么要那么生气嘛!

弓弦:您偶尔也看看气氛吧,日日树大人。对于兴高采烈地扑向地雷中心的小丑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涉:呵呵呵。不过,当时也有『Trickstar』的其他成员和杏子小姐在场……在我仓皇而逃之后,他们好像也激烈地争吵了起来。引爆器的效果至少是起到了吧。能够让他们再次燃起雄心壮志的……。虽说这跟我原先计划好的一致,但是当真劈头盖脸地骂下来我也很难过。所以我才想来向不论我做多么无聊的事都会像小女孩一样欢欣雀跃的英智讨安慰来着……结果现在到了学生会室,英智不在这里吧?这个时间的话一般应该是在学生会室的,还是说料到风雪将至所以先回家了呢?管家先生,你知道英智去那里了吗?

弓弦:诶,您问我我也不知道呀。这么一说,确实不见会长大人的身影呢?本应该来了学生会室的少爷也不在……?怎、怎么回事……。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注1:原文是「私は北斗くんを面白おかしく茶化しに行ったんですよ」,就是自己做一些引人发笑的事情试图让对方不快。我在“我去烦北斗了”和“我去调戏北斗了”之间选择了后者是因为下文的「ちょっかい」这个词刚好有调戏的意思,这样比较能显示出日日树涉他真的已经闲到那什么疼(←涉p)

注2:就是转校生=あんず,我一般汉字写杏子,依然是如果国服有指定怎么翻的话请好心朋友告诉我><

 

 

 

babytalk》第四话

出场人物:伏见弓弦 天祥院英智 日日树涉

 

<学生会室>

涉:嗯~。越看越觉得这样的状态很奇怪,茶和吃到一半的点心都就这样剩在这里……。按照英智的性格,我不认为他会不收拾好就回家

弓弦:嗯?那杯茶什么的,是会长大人没喝完的东西吗?

涉:从余香就能分辨出来吧?你闻不出来吗?

弓弦:啊,我只能分辨出少爷不久前才在这里待过。您看……这种避开点心有酸味的部分只啃周围的乱七八糟的凄惨吃法只能是少爷

涉:嗯。从我们现在整理出的信息推断,英智在这里读了公主殿下提交的企划书这点应该是没错了……可是两个人都不在实在叫人担心

弓弦:是的,发生什么了吗……真是担心。从刚才起我就好几次往少爷的手机打了电话,但都无人接听

涉:啊,我这边收到英智的回复了哦。『我马上就去你那边』,短信是这样说的。

弓弦:啊,听到像是会长大人的脚步声了

英智:涉!弓弦!哈啊……呼,你们在哪看到桃李了吗?

弓弦:请您先平复呼吸,会长大人。……既然您问我有没有在哪看到少爷,也就是说他没跟您在一起吧?

英智:嗯……。我会好好说明的,稍等我十五秒左右。我想坐下来休息一下

涉:请坐请坐~,来坐在这边的椅子上♪

英智:这把椅子我怎么没见过呢,你从哪里拿出来的?哈……。总之好像让你们担心了的样子真的很抱歉。虽然我也想从头开始说明情况,但是现在桃李失踪了,还是先找到他比较好。我也努力追着逃走的那孩子跑出去了,却因为风雪而跟丢了……啊啊真丢脸。我的确不擅长跟人打交道,甚至没法嘲笑某处的吸血鬼了

弓弦:……嗯。我的最优先事项是少爷,现在少爷失踪了,所以我这就赶紧去找。他去哪里了您有头绪吗?

英智:不清楚……。好像是往校门方向去了,最糟的情况说不定也有可能跑出学校了

弓弦:校门那边是吧。我知道了,我先往那个方向去。如果少爷回来了,或者确认平安了的话请联系我。日日树大人,会长大人看起来因为疲惫有点衰弱,就交给你照顾了

涉:包在我身上。英智,你现在有点过呼吸的样子,我把袋子从头上套下来了哦~……♪ ……我知道你不想让后辈看见自己泪眼婆娑的样子

弓弦:什么?您说什么了吗?

涉:没什么,请快出发吧。毕竟是暴风雪,出点万一也不是没有可能。只不过如果遇到二次灾害就麻烦了,觉得情况很严重了的话请立刻折返

英智:嗯。希望你能尽可能频繁地联系我。最糟的情况,召集全世界的急救员也要把桃李找到、治好

弓弦:哈……。我也不希望事情会糟到那种地步。总之再说下去也是耽搁时间,招呼之类我也省略,这就告辞了

涉:慢走~♪

涉:……好了英智,讲讲怎么回事吧

英智:声音好吓人啊涉……。的确,毕竟你也很喜欢桃李的。哎……。但其实,本来不是什么要闹成这样的大事。桃李来我这里提交企划书,这件事你听说了吧?

涉:听说了。大致的事情,刚才管家先生都向我说明了

英智:这样啊。那个……企划书稿子被桃李拿走了,我就做一个口头的简单说明吧。那个企划的内容,大致就是在本来我们『fine』打算随意处理一下就了事的【星耀祭】上……为了让其他人“啊”地大吃一惊,来放很大的烟花吧~这样的意思。简单概括来说的话就是这样。本来也想给你看看的,涉……。一份像是,任何小男孩都会有的、塞满了尽是自己喜欢的东西的玩具箱一样的企划书。多半弓弦也有帮忙,加上桃李作为学生会的一员,也看惯了企划书的关系……企划书很好地遵守了形式上的规则,写得相当不错。要是是别的人来交这样一份企划书的话,我肯定会在预算的估测那里说不行……但大概也会说,能做多少就尽量做吧。但我把桃李的这份企划书驳回了。并且非常细致地指出了哪里不行……。这过程中桃李哭了起来,逃走一样夺门而去了。看起来不像是平常有的样子,所以我也跟着追了出去……。然后就如你所知那样被甩掉、变成了现在这样子

涉:嗯。感觉听起来还是挺有趣,而且我认为这个企划要实现也是有可能的……身体状况恶化需要担忧的英智你姑且不论,剩下的我们几个人这段时间还算清闲,以目前『fine』的立场和实力,以及丰富的资金来说,这世上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尽管如此,为什么你却驳回了这个企划呢?到底是什么让你无法认同呢?




《babytalk》第五话

出场人物:天祥院英智 日日树涉

 

<学生会室>

涉:的确,没跟作为队长的英智你商量就突然拿企划过来的做法不值得赞赏……因为姬君擅自做了这些所以惹你生气了吗?做没有被命令去做的事这一点虽说是非常英雄的行为……公平来看的话不过是暴走罢了。我们既然作为体现秩序的存在,是应该对违反命令者予以严肃处理,将他们作为罪人而不是英雄予以裁决……毕竟对暴走熟视无睹的话,整体也会逐渐崩坏。若非如此,要是谁都不断重复着这『英雄的行为』的话……对其他那些单纯执行命令的人也有坏的影响,最终结果,就是陷入无法制御的混沌状态。

涉:但是。一直以来都当着乖孩子、拼命追随着你的姬君……自发地拿出企划来的这份积极性,还有刚萌芽的自立心,不都应该得到赞赏吗?为什么要否定呢?不……这根本是把刚出生没多久的婴儿往地上摔一样的事吧?我不能理解!

英智:真少见。你生气了啊,涉。……我驳回了那个企划的理由,有好几个。只不过,因为也含有感觉上的部分,所以我也不知道能否说服你。这样也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听一听。毕竟都造成了现在这样的结果,我对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也没有自信。

英智:首先,桃李对于现状……对于整体没有把握。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是我瞒着他那些过去的『fine』所做的各种暗地里的事,正因瞒着他,他才不可能知道这些。对于那孩子来说,『fine』是曾在梦之咲学院掀起了革命的……崇高而优美、正确的英雄一般的存在。是正义的象征、不、是正义本身呀。因为正确所以必胜。也的确夺得了胜利。年幼的孩子就对这些大人撒的谎整个都坚信不疑。根本不可能如此呀……就像特摄节目是骗小孩的奇幻故事。

英智:这先不说。原本是因为正确所以必胜的我们,在【DDD】上却尝到了败北的滋味。奇怪。哪里错了。不能理解,……桃李大概一直这样想着吧。然而他的周遭包括我在内,谁都没有对【DDD】的结果提出异议。要我来看的话,回顾以往倒是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结局。

涉:呵呵。【DDD】的时候你真是仿照着以前的『五奇人』那样演了一回反派角色呢。从故事上来说,你选择了必然会败北的立场。那是你的方式的一种赎罪吗?

英智:只是一时兴起啦。我也没想过得到原谅,也不是以牙还牙的时代了……或许我只不过是,想要对自己以往所作所为的沉重与疼痛有所实感吧。姑且不论。回到原先的话题,那个时候桃李天真无邪地相信着的某种神圣的东西摔了个粉碎。那孩子无法理解……就想着要夺回曾经梦想着的东西。真的,那孩子写的企划书也好想给你看看呀。我都笑了……啊,在那孩子看来,我们是这个样子的呀,这种。『fine』明明是沐浴鲜血到连原先的服装是怎样的颜色都看不出来的组合,对于那孩子而言却是长有纯白羽翼的、无垢的正义天使。那个企划也是,他自己是这么想的,所以想让其他人也都这么想~一样的东西。降临在白垩的宫殿里的神圣的使徒们绽放正义的光辉……♪ ……这对于知道我们过去的人来说,这种睁眼说瞎话的东西只能显得凄惨罢了。像贵族一样太过高尚的话,跟我所想的偶像形象也有所不符。不如说是将『fine』自【DDD】以来所积累的一切都白白告吹的一步烂棋。要实现那孩子企划的舞台,无论是时间还是别的任何条件都不够。【星耀祭】不只是我们的活动,必须要考虑到整体的平衡。【星耀祭】是为年末的『SS』做好准备……是整个梦之咲学院为了应援和支持最近有点不太稳定的『Trickstar』、也是为他们助兴的壮行会。桃李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我们不能做抢走『主演』这样的事。

涉:嗯。因为考虑到这些各种各样的理由,英智你才驳回了姬君的计划

英智:其他也还有一些零碎的理由。……我对于现在给予桃李的企划全面支持有所畏惧。所以才给出了必要以上的冷淡的否定和狠心的批判。要是这样就满足的话我也很难办……。况且,企划书里也存在时隐时现的桃李的天真。『温柔的英智大人一定不会否定我的』这样感觉的?我想有必要让他知道,不是这样的。就算被他恨也……。就像某处的吸血鬼在【summer live】时对杏子所做的那样。天真会招来疏忽和怠慢,而这又连接着败北与死。信用和信赖是很重要,但也应该跟天真和关系好区分开来。我是爱着可爱的桃李,但这是工作,企划书就要公平地来看。给自己人搞特殊待遇,放在现代的话就是朝着已经毁灭的腐败了的贵族政/治倒行逆施。

涉:……你的这些考虑,应该告诉姬君本人吧?现在那孩子大概是,试着往喜欢的人身边凑了凑却被打了脸的感觉吧?

英智:……如果不能自己理解的话,我就只能放弃桃李了。虽然很可怜。会觉得也不过就是这种程度的孩子吧。会觉得,啊,这孩子不是偶像,只是单纯的粉而已啊。要是那孩子只是单纯的粉而已的话,我会比以前要更加温柔地宠爱他的。但如果是偶像的话,便会反复进行今天这样的事。唉,真讨厌啊……。总觉得那种一躺上床心情就变得忧郁的日子又要开始了。


评论(1)
热度(115)
©Narrenkapp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