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renkappe

Return:Rebuild:Rebirth

書けば出る~の魔法!!(りばーれの日おめでとう!!!←遅刻)

35岁左右YUKI老师的专栏,名字叫千古不磨是因为我实在编不出名字了(破罐子破摔)。一人称,注意避雷。全是我流解读。抱着没CP的心态写的但是写的人自己是ykmm派。我真的三百年没写过文了折笠千斗你看看你把妈妈逼成什么样但是妈妈还是爱你痛哭




Return:Rebuild:Rebirth


前段时间天天看家里的气温计,已经固定在二十度以上了,就盼着外面的樱花早点开。倒不是格外期盼欣赏樱花,可能在我心里,春天的樱花盛开的时候,最能实感前一年度已经过去。前天醒来透过窗户看外面,目前居住的高层建筑面前通路两侧的花已经满开。是什么时候开花的呢,我甚至没有注意到。这个季节,对喜欢去外面跟朋友一起嘻哈玩乐的艺人而言该说是一年里最合适不过:有和煦的阳光、蓝色的天空和粉色满开的花,更重要的是,因为是花粉症横行肆虐的时节,即使赏花时戴着口罩、用兜帽遮住头顶,这样的装扮也不会被怀疑是奇怪的人。作为一个二十岁以前都生活在海边城市的人,对春天东京的劲风也有一定抗体,但性格上来说,在这个万物授粉刮大风的季节,我还是更乐意待在家里。大家不要嫌我懒哦。

综上所述,杂志发售日的这天刚好是Re:vale的纪念日(笑)。

如果有从独立时期就开始关注我们的朋友的话大概知道,当初的Re:vale并不是现在的阵容。在经历了很多曲折的发展后才在各方支持下以发售CD的形式顺利出道,承蒙粉丝的照顾一直活跃至今。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即使有足够的资金用以召开发布会也显得意义寥寥,因此粉丝们愿意将CD发售日作为我们的正式出道日来纪念,甚至到后来事务所也在公开场合默认了这种做法,我非常开心。谢谢大家。

但是,你读到这期「千古不磨」的今天,是Re:vale地上波电视节目初登场这件事,我想恐怕只有少数粉丝记得。不如说,不知道是理所当然的。地方电视台的一档深夜音乐节目,有兴趣的人可能会录像下来看、没兴趣的话就从没听说过的那种地方,我们上去唱了个歌,结束后在跟主持人的对话里紧张地做了简单自我介绍、而节目方面试图将我自己作词曲的方面作为亮点卖出的,这样的第一次。但这也是MOMO辛苦做了好久的酒桌社交才讨来的一次工作机会。我猜他本人已经不记得了,老实说我对十几年前具体发生的事情保留的印象也相当模糊,唯独对「有这么一桩事」本身的记忆十分深刻。

「千古不磨」这个栏目连载开始之初,我是抱着「想要对粉丝和自己都诚实」「对于不善用文字和语言表达东西的自己而言是一种好练习」的心态提笔的。毕竟,比起当着对方的面一个字一个字说出口,对我而言独自安静地写什么东西要来得容易。等我一个人练习好了文字表达的内容,再通过语言发出声来,传达自己的感情和想法应该就会比以前更顺利。关于这点,大家觉得怎么样呢,我觉得自己还算是进步显著吧。

然而,尽管我想要做一个诚实的人,或许因为当局者就是看不透,以前很多粉丝通过给我写信、或者SNS留言之类的方式,或直接或旁敲侧击地询问一些关于我自己的事,我都不能很好地回答。甚至我常常想,大家对我的关注是不是也太敏锐了啊。有时候,你们会问一些我自己都没想过的问题。

这样的事例,最集中发生的一次,是五年前左右,我和MOMO决定不再继续做夫妇漫才的捏他那会。这个事情,一开始是MOMO提出来,决定好之后,我们商量了一下,感觉为此要特意在节目(哪怕是『NEXTRe:vale』)做公告似乎也怪怪的,并不是那种程度的大事所以什么都不说就好。事务所那边倒是我若有似无地提了一句,小冈特别困惑,不过也没特别多问,我想他是不是在意粉丝反应,所以为了让他安心,补充说反正Re:vale关系不好的传言一直都有,跟之前也没太大差啦。

事实证明,这个差明显是很大的。那之后一段时间收到粉丝信,几乎都会在最后提到「YUKIさん和MOMOさん的相处是否最近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Re:vale的两位最近一切顺利吗?」类似的话题。粉丝信如此,想必网上论坛一类地方的话,该有「Re:vale关系恶劣说」最风靡那阵的气氛了。我的内心倒是一直「为什么你们都在问这样的问题?拿掉漫才捏他我跟MOMO也很恩爱啊?」这样有一点不服气。

去年秋冬之交,我收到电视台一档综艺节目的邀请,说要请我一起去做一个跟有机蔬菜有关的取材。当时这个消息并没有事先经由小冈那边,而是节目的制作人直接联系了我,「要说跟美味的蔬菜有关的节目,怎么想都该请你出面吧」。看起来我跟蔬菜的关系在银屏前也众人皆知了。然后我回复他「这样划得来的工作,我得赶紧答应下来不可(请经由事务所联络)」。

总之多亏这期节目,我有幸拜访了位于○○县乡下的私人农园。经营者△△さん虽然是大学农学部出身,但毕业后去了一般企业工作,并与高中时代就在交往的□□さん结婚。受到之前大地震与核事故等一系列事件的启发,加上结婚后的家计问题,△△さん的关心最终回归到入口的食物、有机蔬菜的培育上。先生介绍说,从盘下这块地到现在已经过去快要五年,才等到这个季度农园第一批出货。蓝色的晴朗天空下,我们一起在南瓜田里劳作,抱起这个拍一拍、放下端起另一个敲一敲,然后再一起放进经销商开来的小卡车上。除了先生给我们介绍的有机蔬菜的栽培心得之外,太太还亲自下厨,用当季的南瓜和茄子做了杂煮、苹果和柿子做了点心,小主人和我在一旁看着很开心,我也学到不少。

而节目最后的点睛之笔,是制作人和先生一起、瞒着太太策划的惊喜。节目组这边的工作人员包括我在内打从一开始就知道有这个环节,并且类似的企划我也出演过不少,心里藏着这件事跟太太也能自若交谈。可先生的眼睛里实在是藏不住事,整个录制过程中,太太都时不时地用带着问号的表情跟周围的大家确认。先生对着我们摄影师的镜头说,大学毕业的时候跟太太领了结婚证,但是那时候一个穷学生的自己没有积蓄给心爱的人一个精致动人的美好婚礼,连宴请双方父母都没办法。更别说那之后还辞掉了在普通企业的工作,带着已经有孕在身的太太跑到这种乡下地方来种蔬菜。「从我辞掉工作那会开始,她就一直非常不安吧……担心着我们的家庭,却因为我说『想这样做』就跟着我在这里呆了五年」说到这里,先生眼眶发红,看向了别处。我们的摄影师满意地将这收视效果良好的一段独白收入镜头。

当地有一所小小的尖顶教堂,婚礼的时候,我负责在一旁演奏风琴。曲目除了婚礼进行曲之外,还有节目组事先跟我商量好的Re:vale的抒情曲再编。看到太太披上美丽的白纱、先生容姿潇洒地出现在这神圣的场所,两边的父母亲都感极而泣,我这边同事里面的少有的几位女孩子也基本都没撑住。

当然,我也深受感动。后来节目收录的时候,一边看着我们去当地取材的录像,我还被字幕的工作人员写上了「极力忍耐」四个大字。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收看呢(笑)。

喜欢Re:vale、喜欢MOMO的你们应该知道,基本上有我出演的所有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等等,MOMO都会事先录像、工作结束后再一一收看。的确作为正在活跃的艺人,每一周主要的电视剧和综艺节目都录下来、作为学习的一环收看是非常常见的基本功课,但MOMO的坚持不懈程度常常让我产生错觉,以至我们俩私下闲聊经常发生「这个节目没记错的话我是一个人参加的?」「有YUKI在的地方MOMO酱会以任意形态散布在空气中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一类对话的程度。被大家支持着、随着知名度越来越高,我们各自单独的工作也越来越多。我常常自满地想,这下MOMO要看的东西又变多了。

但是这样的MOMO,对于去年年底播放的这期节目却只字未提。我本来想着,要是MOMO跟以往一样一边说着「YUKI我看了在农园的那期节目哦一身白色正装演奏着的YUKI最帅了」一边缠上来的话,我就可以翻出农园主人送我的甜苹果,变魔法一样给他做从太太那里学来的特制苹果派了。我很喜欢看MOMO吃东西时候的样子,常看他参加的美食节目、或者有食物repo环节的活动的话,你们一定也会觉得MOMO吃东西的样子很可爱吧。话是这么说,我最喜欢的还是看他吃我做的饭的时候、至今也一副超夸张的样子。

后来年初巡演那阵,我跟MOMO有了大量待在一起的时间。去北海道的时候雪下得特别大,整个世界银装素裹,使我想起有这么一回事,就打断正在兴奋地讲着要做怎样的舞台的MOMO。小冈驾驶的车在湿滑结冰的地面勉强缓慢地移动。我问他,MOMO是不是想要结婚典礼啊。然后导航器发出声音给方向指示,途中被小冈掐掉了。被我问得一副茫然表情的MOMO突然笑起来,说「小冈真是的,竖起耳朵打算听什么呀」然后问我「YUKI刚才那个是夫妇捏他?怎么回事啊不是已经决定好不玩这个了吗?……退一步说夫妇捏他里面我们不是早就结婚了?」

被这么一问我反而阵脚大乱,我说,不是的,是我说法太奇怪了,我想问的是,MOMO是不是想要一个仪式一样的东西。「仪式?是说live吗?」有那么多粉丝见证的live当然也是仪式的一种,我想了想说live也是。接着MOMO就笑开了一张大概是被车内暖气吹得红扑扑的脸,跟我讨论起舞台的方案来。

如果说Re:vale的YUKI是以神秘感为卖点,那么对于这样的YUKI而言,Re:vale的MOMO就是一个似乎时而懂得透彻、时而又让人丝毫摸不着头脑的谜团。在要写这一期文章之前,我才意识到这个话题被MOMO有意带偏了(?)。我想要回答这几年来粉丝们一直关心的「Re:vale为什么突然不做夫妇漫才了呢」这个问题,却得不到提出这个决策的本人的配合。就我自己而言,最初由我提出的这个捏他如果对方厌倦了的话,去掉或者换成别的我想也不成问题。就像MOMO跟我讲的那样,我也「不想将两个人舞台上的的关系局限于夫妇捏他这一种设定」,不过更多是因为我想也到了可以换一个设定来给Re:vale一点新意的时候。不管是怎样的理由,MOMO提出的合理意见我都想尽可能尊重。

尽管我也时常想着要做得更好,但我认为,比起自己,MOMO一定在更加无时无刻地思考着如何才能给大家呈现出更好的Re:vale。从最初一副与演艺圈无缘样子的高中生到今天,作为在舞台最近的位置见证他成长的搭档,我一直看着MOMO身上原本就多彩的才能逐一绽放。他不仅是Re:vale的MOMO,也是陪伴Re:vale时间最长的制作人。

这样的MOMO,或许正试图将我们从出道前就固定好的关系里解放出去、更加自由地表现需要我们表现的、我们想要表现的东西。这是Re:vale的YUKI单方面的回答。从那阵子给粉丝们造成的不小恐慌来看,似乎大家并不像我这样想呢。不过,谢谢你们担心。

然而,并非Re:vale的YUKI、而是作为折笠千斗个人来说,这样的自由于我而言说不定是不必要的。诚然更早的时候我也怀着对百的歉疚而试图与他维持一段自由的距离、更早更早以前我也怀着对以前搭档的歉疚而在不知不觉中伤害了百。我以为自己对此作出改变,对方也会心照不宣地跟上我的步调。可事实并非如此。Re:vale的不和传言或许就是从这里起源的吧。

五周年纪念那会发生了许多事情,让我在反省中认识到将有必要说出来的话好好说出口的重要性。而快要进入三十代后半的现在,我才发现比起将有必要说的事情说出口,更重要的不是对方想听什么、需要听到什么,而是我想说什么、我想表达什么。也许是习惯了把这些都寄托在音乐里,但这也不能成为我长久以来都疏忽这件事的借口。

我和百的关系,舞台上就是Re:vale的YUKI和MOMO的关系、舞台下就是折笠千斗和春原百濑的关系。使Re:vale诞生的是我们自己、定义Re:vale的也是我们自己。

我想说的话,一定会在大家的面前、在舞台这样庄重的仪式上、亲口告诉我的搭档。

在樱花绽放的时节,希望你也能跟Re:vale一起重获新生。



文章/ 千(Re:vale)



/追记

谢谢喜欢!><

晚上回来抽卡。抽到百百,写百百SIDE;抽到千哥,变着法子写百百SIDE;抽到百百和千哥,百百SIDE以外附赠谈恋爱短文;啥都没抽到,…妈妈可能不配做里芭蕾的粉吧(我好菜啊.jpg),折笠千斗旧r2追忆(所以说人家不叫追忆)等着你(冰冷地)。

80连无果李芭蕾女人决定给折笠千斗一个旧R2追忆。

TO百百:让粉丝痛苦的也永远是喜欢的心情

评论(9)
热度(34)
©Narrenkapp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