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renkappe

クリカイログ

整理了一下以前写的一点点V快所以放到这边来。


无题1(2015年6月)


克里斯弯下腰,把手上的两扎氢气球长长的绕线缠到长椅一边的扶手上。旁边被他一衬就似乎整个小了一圈的人问,你不热吗,那个头发。不知道是旋转的木马和巨大风车轮盘带来的空气流动还是晚风,害克里斯被他那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一边眼睛。快斗犹豫了两下,帮他把刘海挽到了耳后,然后迫使自己移开目光不去看对方惊讶地道着谢的脸。

阳斗把两扎氢气球的重力片塞到克里斯手心的时候悄悄对他说,这些都拜托克里斯啦,哥哥肯定不好意思拿着气球在心城闲逛。话了还贴了贴克里斯的脸。等半蹲着的高个子站起来时,托付给他重任的孩子已经飞快地跑去准备区脱了鞋子放进储物柜里,跟其他年级相仿的孩子一起等着上一轮的游客从高空秋千上下来。等到载着阳斗的秋千升起,克里斯转头便捕捉到了快斗的笑容。你不担心吗。他问。对方张了张嘴。

从高空秋千下来之后是旋转木马,那应该是连续项目的最后一站了。

昨晚接到电话的时候,克里斯正对着面前摊开的硬壳书和光标闪动的显示屏走神。米歇尔敲门进来,发现长兄正用食指和中指捏着书签把玩。电话那边一开始是阳斗的声音,可是他说着说着就有点哽,大概是一直等在旁边的哥哥接过了电话。

……V?明天有空吗,阳斗说有无论如何都想交给你的东西。

那边这么说道。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声音平静地说话了,不如说,这通电话他盼望已久。明明知道不会再打过来了,无意识中却把号码和邮件地址都原封不动保留了下来。只是快斗竟然还保留着这个号码这件事,让他接过听筒后愣了一阵,左手手指插入前发。米歇尔歪着头,疑惑地看着他。

而阳斗在第二天交给他的,是一大罐方块奶糖。

该说是意料之中还是意外惊喜呢。从得到了阳斗记忆的父亲那里听说过奶糖的故事。克里斯蹲下来揉着阳斗的头发,眼角瞥到似乎并没料到自己弟弟会给出什么玩意的快斗愣了一瞬之后难为情的样子。阳斗说,作为交换,克里斯要陪我去心城玩一整天。得到答复之后开心地举起双臂,胸有成竹地确认:“哥哥也会陪我的吧?”

顺利地绑好气球,克里斯手里握着另外一扎的重力片,同时拎起自己风衣一边的口袋,从里面小心翼翼地掏出了和长椅碰撞发出闷声的奶糖罐。

“快斗,喜欢气球吗?”

虽然原本只是想让对方帮自己握住一阵,等腾出了手再和之前那扎同样地绑上扶手。可是他从没问过快斗喜不喜欢气球,此前也并没了解到他那过分认真的弟子是个会为了弟弟随身揣着奶糖的人。从他擅自离开的那天往后的日子里,这个人像是变了什么。以父亲的恶作剧收尾的那场晚会上自己亲手确认过的他的肩膀,即使算上成长的分量也比他印象中的要瘦削许多。无言中克里斯皱起眉头,而对方紧紧捏着手里的塑料彩片,并不想回答这种问题。

“说不上喜欢”

这一轮秋千转完了。中途退出的人涌到这边的小吃摊休息。克里斯接着问。

“秋千?冰淇淋呢?”这么问出口之后就连自己也觉得有点好笑。快斗知道克里斯想找一些愉快的话题,可是对于他来说,已经很难找到比此时此刻更令人快乐的事物了。

“克里斯,你……III和IV,还有你们的父亲,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没有连你也一并夺走太好了。将被替换掉的话语咽下。曾经被狩猎的灵魂在他体内蚀肉削骨,即使如垃圾般扔掉也无法回到原本的生命之中。大概总有一天会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吧,这这样的想法令他无法再如从前那样笔直地前进。如果一切的目的已经消失,那又是为何背负着一直以来的罪恶呢。

克里斯打开糖罐,取出一粒,放进被自己握住的快斗的手里。

“成为我的家人吧,快斗”

然后说出自己一直以来都想说的话。



无题2(2015年6月)


有什么声音干扰了他的睡眠。他不记得自己是否做了梦,就算梦境在不久之前刚刚经过他的脑海,也已在短暂的浅眠中脱出了。外面下着雨,雨水被风赶着砸在窗上,风与雷的声响滚在一起从远方铺天盖地而来,像被他无意识中拉过头顶的棉被。

快斗从裹住自己的被窝里睁开眼,眨了两下,调整好焦距之后刚好对上一双盈着笑的湖蓝色的眼睛。刚刚还迷糊着的人瞬间清醒了过来。

“我记得你并不讨厌打雷。不过,也仅限于在阳斗身边的时候”

克里斯说着,伸出手臂将原本就仅与自己隔半个枕头的人揽进怀里。总算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被子不能完整裹住自己的快斗垂下眼睑,乖乖蹭进对方的臂弯,而这在克里斯看来,就好像是他装作又睡着了一样。

“早上好,快斗。虽然现在已经不是早上了”

昨天搞得太晚了。责备的话一出口,反而快斗自己不好意思了起来。克里斯枕着自己一边手臂,用拇指揉着他嵌有灰绿宝石的眼眶。

“什么时候醒来的”

“比你早大概二十分钟”

“……”这二十分钟你都这么看着我?虽然是打算这么问的,但在那之前,他已经知道答案了。克里斯的拇指来到唇边,手掌捉住他的下巴。出于报复的,快斗轻轻咬住了他的拇指。此举换得克里斯一个略带惊讶的笑容,和一个温柔绵长的吻。

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自己的老师,兄长,还是恋人。无论如何,快斗是绝不甘心被当做弟弟对待的。克里斯的头发很长,他们亲吻的时候,银色的发丝像水帘一样遮住了他的视线。快斗从舒适的被窝中伸出手将那些恼人的头发划到克里斯的耳朵背后,被它们挠得痒酥酥的皮肤却感到寂寞。他于是搂住克里斯的脖子,自己的声音从喉咙里溢出来。

“想吃点什么?”

在适当的时机舔舔嘴唇,被问到的人想了想,说蜂蜜烤薄饼。

“快斗……明明再奢华一点的也可以的”,克里斯放开他,“难得快斗来一次,我还特意做好了鲜奶油”

“你是女人吗”,对一脸遗憾的克里斯这么说着的快斗,虽然出口的话是这样,嘴角却向上翘着,并不遮掩自己的喜悦。只是他的确已经过了喜欢甜食的年纪,即使他曾经再怎么喜欢克里斯做的甜点也一样。克里斯希望自己能像从前一样对他撒娇,这种事快斗也很清楚。如果这个男人非要做蓝莓桑葚馅饼或者草莓蛋糕之类的话,他会要求打包带走带给阳斗。

克里斯站起来,一边说着我这就去做一边四下寻找着什么。他一手抓住自己的头发,似乎是放弃了的样子打算用另一束头发把结扎起来。克里斯的发带是昨晚自己取下的。快斗回想着,他喜欢克里斯的长发,尤其喜欢它们划过自己皮肤的触感。

“克里斯”,快斗拿起放在自己枕头边上的银灰色丝带,“可以吗?”

“……什么?”

“你要去厨房吧?我来帮你把头发束起来,……可以吗?”

快斗跪在床上,又向后退了一点,示意克里斯在这里坐下。

“乐意之极”,长发男人在他面前坐下,后脑勺靠上他的肩窝,“不过我得知道快斗昨晚梦见了什么,作为代价”

闻言从鼻腔里发出笑声的快斗挽起他一边的长发。

“我梦见了你”



午前三時(2015年8月)


克里斯映着霓虹光彩的手指以关节轻轻敲打着方向盘。十字路口的信号灯好像等待着他们的到来一样适时地转红。坐在副驾驶席位上的人几次想翻身过来,却被克里斯一开始就给系好的安全带牢牢栓在椅背上。从出差地直接搭乘自家直升机回来参加庆功宴的驾驶员即使现在坐在车上也还觉得有点晕眩,他把左边胳膊搭在窗框上,手指自然地划过耳背将散下的几缕耳发整理好。今天克里斯没有像平时一样任由那头长至小腿的银发四处飞舞,而是好好用发带扎起来束在了后面。他侧着头看着旁边大概是因为酒精而被冲淡了十分之八九气力的恋人,只有眼睛里还闪烁着和往常同样锐利的光芒。

等到快斗趁着老师休憩之际若有所图地抓住他放在方向盘上的手,将手指往自己嘴里送时,克里斯才想起来要去责怪那个给自己未成年的学生灌酒的——托马斯?米歇尔?他的弟弟们大概不敢对大哥的学生下手,这么说来,除了菲卡先生,大概也就只有父亲会趁自己不在干这种事了吧。特意把车钥匙扔过来、拜托自己送快斗回家的事也顺理成章。可是这样一来,不就意味着父亲他已经知道了……?

克里斯皱起了眉头,却刚巧被抬起头来望着他的快斗看到,于是给予手指的触感从柔软湿滑的舌变为了坚硬锋利的齿。因为疼痛而稍稍吸气,克里斯将自己的手收回来。

“快斗,父亲给你喝了什么吗?果汁兑碳酸酒?我记得你还是小孩子舌头”

谈话间,他注意到对面的信号灯已经由红转绿,已是深夜的马路上车辆畅通无阻,只有他们还停在那里,就好像如快斗所愿那样能遮住他视线似的,突然凑近然后说,你尝尝不就知道了。

克里斯抿着唇笑,一边轻轻吻他。

“让你一个人真的很抱歉。我回来了,快斗”

“我现在就想告诉所有人你是我一个人的,克里斯”

快斗咬着被自己舔舐过的下唇。有碰巧行驶在这条车道上的人在背后鸣笛,不到一分钟便换去别的车道开远了。

接受了突然告白的驾驶员脸上说不清是错愕还是惊喜,他大概真的已经很累了,不过快斗却是非常清醒的。他说,我们快回家吧,“刚才那点可不够”


- - -

君に伝えたかったのは

単純で 些細なこと



无题3(R18,2015年9月)


高潮过后的喘息一点点平静下来。整个房间都是他夹杂着少许声带震动的呼吸和随之连带着下体发出的水声,甚至盖过了克里斯尚未平静的呼吸。快斗的肩膀上下起伏着,将双臂收于胸前,埋头在了克里斯结实的胸膛上。如同猫咪一般。

克里斯看他这幅模样可爱,于是伸手沿着他的脊背以抚摸安慰。

快斗却咯咯笑起来。

“嗯?在笑什么?”

说着刻意放轻了手上的力道,那气若游丝般的触感滑过脊椎上的中枢神经的感受让快斗不由自主翘起了屁股。两人连接在一起的部分脱离开来,伴随着水声的是咬住下唇的闷哼,还有心中一阵失落。

“明明多在里面一会比较好”

快斗抬起头。克里斯分明看见他摇摆的长尾巴。

他抓起快斗的下巴,另一只手覆在他的臀部。抬起来的灰色眼睛相比以前颜色更加透明。那里面闪烁的情欲之火尚未消退。

“还想要吗?”

说着一手揉捏起柔软的左臀。

快斗发出被挠痒般的声音,拍开的却是捉住自己下巴的这一只手。

几下蹭上去,两手抱住克里斯的脸。对方见他可爱成这样,也就顺从地闭上了眼睛。

额头贴着额头仔细看地话,眼眶、睫毛和鼻梁形成的区域间些微的黛色阴影,以及颜色稀薄的前发随意散在耳侧的部分,都让他看起来像极了一个天使。

“克里斯”

情不自禁地叫了他的名字。

闻言就要睁眼回应他的克里斯,在那之前被柔软的亲吻封住了眼睛。

“快斗……?”

“还能看见克里斯哦,现在。足够近的话。看得很清楚”

稍微离开一点,克里斯扑扇的睫毛就在他的嘴唇上扫过。快斗于是坏心眼地伸出一点舌弄湿它们。

“……”

克里斯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用双臂环绕住快斗的脊背。紧紧的。

快斗像猫一样,用半吐的舌沿着克里斯的唇缝舔舐着。下面的人被挑逗得没了耐性,张开嘴将那双唇捕获、吞噬殆尽了。

“唔……嗯……嗯下、下面也…”

克里斯满意地笑着伸手靠近再次肿胀起来的那里。支撑自己坐起来,另一只手掌托着快斗的后脑勺。

“再……陪我一会,好吗”

何时已经被压到床上的快斗,能做到的只是将手臂绕上了克里斯的后颈。

非常乐意。

他回答说。然后沉了下去。


- - -

作者困了(隐语)


评论
热度(7)
©Narrenkappe | Powered by LOFTER